第33章 大哥算账

安知晓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趣阅文学 www.qywx.net,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素川别院的事情成了一个谜,真要深究,谁都扛不住,年君姚回来得及时,解了宛平城一劫,众仙门逼迫年锦书,目的只想要还魂铃,哪怕是摧毁还魂铃,他们也愿意,可他们绝不敢和宛平城开战。

    年君姚和凤凰城少主凤凉筝,东林堡的薛岚是结义兄弟,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极好,薛浩然又是一个宠弟狂魔。

    凤凉筝虽不良于行,凤凰城却稳坐众仙门之首。

    他是独子,无人取代,这一次因病整个凤凰城缺席宛平城论剑,可有年君姚这一层关系,他们不敢真正开战。

    年君姚派门下弟子留在素川别院善后,宛平城论剑,仅剩一天,想来也不会再办,众仙门也没提出立刻归家,宛平城只能妥善处理,免得再生变故。

    年家。

    楚莺歌跪在大厅,粉腮带泪,楚楚可怜,“爹,大哥,我错了,我不该一时心急胡乱说话,差点害了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一回来就跪在地上请罪,楚若雪在一旁又急又恼,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年君姚端着茶杯,不动声色饮茶,不作回应,年锦书百无聊赖地挑着核桃吃,还分了一颗喂给白灵,两人腮帮子塞得鼓鼓的,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年凌霄也很气恼,“就算你一时心急,也不敢胡言乱语,捏造谣言,你姐房里何来血衣?”

    年锦书一边剥核桃一边赞同。

    楚莺歌眼泪掉得更急了,“姐姐和白灵去了素川别院后,我想起姐姐没带芳菲,所以想去她房间为她带上芳菲,可一到房间就看到血衣,我担心姐姐所以赶往素川别院,爹,我没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哪来的血衣?”

    楚若雪欲言又止,全家上下老小,都没人敢在年君姚面前放肆,除了年锦书。

    年君姚放下茶杯,淡淡说,“确有血衣。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门下底子送上一套血衣,还有两块玉佩,年凌霄震惊地站起来,年锦书磕核桃,差点把牙齿磕掉半片,一脸懵然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来剥吧。”白灵丢了她磕坏的核桃,重新给她剥,白灵低头认真地剥核桃,不想面对她亲姐姐这糟心事。

    年凌霄震怒,“你真的杀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大哥理你吗?”年锦书把桌上一盘核桃推过去,眉目又冷又飒,“吃点吧,以形补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被还魂铃控制杀人,你也不记得,着实也怪不得你。”年凌霄都没注意到闺女在骂着他,“君姚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若雪见事情有转机,慌忙说,“霄郎,大公子,莺歌也是关心则乱,不是故意的,她还小,别让她这么跪着吧,地上多凉啊。”

    年君姚神色没什么波动,年凌霄被她柔情似水的目光一看就心软了,正要点头答应,年君姚说,“爹,吃点核桃。”

    年锦书拿过白灵剥好的核桃孝敬他,“爹,来吃点,我亲手剥的。”

    年凌霄被转移了注意力,“从小到大,你连筷子都没主动给我递过。”

    年锦书,“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无责任小剧场

    年爹:女儿第一次主动剥核桃给我吃,真心酸,又感动。

    白灵:爹,那是我剥的,你瞎啊。

    锦书:别打扰爹自我感动。

    莺歌:大哥,求放过,我错了,我下次还敢!

    锦书:你变心贼快啊,我上辈子看你和萧长枫恩恩爱爱很多年啊,你这人超善变。

    莺歌:半斤说八两,你和表哥相杀多年,怎么突然相爱,你也很善变啊,姐姐。

    锦书:我有苦衷,你不懂!

    雁回:夫人,双修吗?

    锦书:呵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