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闷骚的雁回

安知晓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趣阅文学 www.qywx.net,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样式很适合翩翩佳公子,她却从未见过雁回穿过。

    年锦书恶作剧心起,“挺好看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雁回看了一眼,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穿上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年锦书自己都没想到竟如此顺利,他未免也太配合了。

    雁回披上大氅,这衣服格外的衬他肤色,又弱化了他身上的冰冷,仿佛画中走出来的公子,年锦书眼里惊艳难掩。

    太好看了!

    店里老板和小姑娘把雁回夸得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雁回耳根有些红。

    年锦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本来想看他一脸抗拒拒绝,然后和她吵架,没想到竟然如此配合,她竟觉得穿上这一身柔软的颜色,她都不好意思欺负他。

    店家说,“大小姐,这一款披风,我们店有女式同款,你要试一试吗?”

    年锦书刚要拒绝,谁要和雁回穿情侣款。

    雁回说,“给她试。”

    老板拿出一套白色的披风,正要亲自给年锦书披上,两人站的近,姿态亲密。

    雁回眉心一跳,伸手接过,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年锦书,“……”

    雁回扬起披风,划过半空,稳稳地落在年锦书身后,贴着她的背脊,雁回一手拢着她的长发,温柔细致地打理她的长发,披在披风后。

    两人靠得极近,雁回的呼吸就在她耳侧,他的手无意中碰到她的耳朵,带起了一片灼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年锦书有几分不自在,目光更是躲闪。

    雁回却不紧不慢地为她系上披风带子,年锦书低头一直看着他的手,再一次感慨,他的手生的真好。

    雁回也似乎发现了年锦书的小癖好,花式在她面前秀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灵巧有力,纤长洁白,的确是极好看的一双手。

    为你梳妆,为你添衣,本身就是一件极亲密的事。

    两家披风同款,只有大小区别。

    年锦书看向镜子,她和雁回比肩而站,郎才女貌,像是一对璧人,的确是赏心悦目一景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两件披风做工精细,款式简单大方,价格不菲,年锦书全要了,让他们写单子送到年家,雁回拿出一锭金子。

    “我给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衣服,怎么能让你付钱。”年锦书拦下他,把金子塞回去,“我都没送过你礼物,你当是我送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雁回略一思忖,收回了金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出成衣铺就遇上九云山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!

    九云山的女修们对年锦书一直心存恶意,宛平城论剑,九云山跌了面子,年锦书出尽风头,更是引来他们极大不满。

    双方一见面,九云山几名小师妹就没压住脾气。

    “晦气,走到哪儿都碰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不知羞,一人悔婚,一人撬人墙角,我若是你们,早就臊得不敢出门了。”林芳清的声音又尖又细,听起来恶意满满。

    年锦书一见九云山的人,脸色就冷下来,眉目都带了几分肃杀,周身气场都变了,这一身粉白都没能化解她身上的尖锐。

    “你们九云山一窝贼眉鼠目的宵小之辈都没臊得不出门,我为何不敢出门?”年锦书负手而立,“我再说一次,我和萧长枫一无媒妁之言,二无父母之约,并无婚约,你们若在挂在嘴上,丢的是你们九云山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宵小之辈?”林芳清是九云山大师姐,在九云山一贯如鱼得水,手底下的师兄妹们也一贯尊敬她。

    其余人却是惊讶至极,年锦书竟然敢当面怼大师姐。

    在他们印象中,年锦书一贯厚颜,哪怕被九云山众人嫌弃,欺辱,也一贯不吭声,笑盈盈地讨好他们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萧长枫在她和同门间为难,挣扎,所以单方面接受了所有的刁难。

    特别是林芳清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骂不还手,哪怕再冷嘲热讽,年锦书也从不和他们顶嘴。

    她越是退让,九云山的人就越是得寸进尺!

    渐渐忘了,年锦书是宛平城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萧长枫,却无法得到他的心,是你尖酸刻薄,是你无能,你不该迁怒锦书。”雁回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年锦书一怔,雁回一贯不关心俗事,他是如何得知林芳清喜欢萧长枫?她上辈子也是很多年后才知道林芳清如此刁难她,羞辱她,只不过是因为她喜欢萧长枫。

    雁回一句话,让林芳清脸色巨变,在一众同门面前,她只觉得脸皮都被人扒下来,那些隐秘的心事被人戳破,又羞又怕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你是胡说什么?”林芳清色厉内荏地指着雁回,“这是我和年锦书的事情,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插嘴?”

    年锦书脸色一冷,她再怎么和雁回相杀,她也不喜欢旁人诋毁雁回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